我想要學著『依賴相信他人』

但或許是我學到最後...,應用的太超過了

使得人們對我產生了些許的反感

 

現在得我要學著另門課題叫作『獨立』『尊重』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論是誰都會有遇到瓶頸的時候,有的人會嘗試改變現狀,而有些人則是停在當下...什麼都不做的等待『支援』...

以上兩者都還好,都還優過此類人...

 

我的名字叫武田太一,我對於我自己的人生總是迷惘...

做任何事總是得不到肯定,與他人競爭總是不被看好,面對著心儀的女孩也是...,最終那女孩總『不屬於我』...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

總是...

來自地獄呼喚

======================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沒有難過...
==============

前情提要:
我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從小沒有什麼太偉大的事蹟;外形也相當平凡,所以...我從不奢求異性會對我心動。
我有一點情感缺陷...導致個性有些怪異;沒有人了解我,所以沒有什麼朋友...。

對我而言『失去』...是最正常的模式,至於『永恆』對我而言根本不存在...

===============================

-週末-
我和平常一樣一個人在家,因為人緣不是很好所以假日幾乎都是一個人待在家...
跟過去的每個週末一樣,完成了父親交代下來的『任務』之後,我就待在房間裡安安靜靜的發著呆...,我沒有想到要出門
但今天...我有點想到公園看看櫻花...

我打了通電話到父親的公司,「喂~您好,這裡是"加理奈事務所"需要什麼服務嗎?」電話那頭傳來接電話櫃台小姐親切的寒暄,我每次打電話都是她們幫我轉接給『社長』也就是我的父親。
「你好!」電話那頭傳來父親接電話時的習慣招呼語,「我是菜奈,爸...我今天去公園走走好嗎?」因為太久沒跟『人類』溝通了,所以有些生疏...不!應該說是父親的地位太崇高了,總是讓我覺得有些壓力
父親沒有多說些什麼...,他掛了我電話,這是他一慣的作風,但也因為如此讓我很不了解他...。
「那...我出門瞜...」我對著已經掛斷的話筒說...

-公園-
「啊!菜奈~~~」前方有個熟悉的人影朝著我狂奔而來,嘴裡還瘋狂呼叫我的名字,「唰--」是得我漂亮的閃過了,那人影瞬間跌了個狗吃屎
「啊...好痛唷!菜奈...你為什麼躲過人家呀!」那人看著我,含淚抱怨道...;她的名字叫『神田 瞳,頭腦構造很簡單,沒有什麼心機...有點天然呆,是少數能懂我的人』
我沒有多加理會她繼續走我的。
瞳雖然是一個很喜歡跟別人互動的人,她喜歡她做什麼都能給她是度回應的人,但是很意外的是比起在其他人身邊,瞳更喜歡在我身邊說一些有的沒的得事,她知道...這樣冷淡的我...
其實"很認真在聽她說話",就算我什麼反映都沒有。
「ね-ね-ね-ね...菜奈...,我們去小茶館吃東西好嗎?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櫻花糕超好吃(>w<)」瞳跑道我的前方抓著我的雙手興奮的說著,「嗯...反正我也想休息一下了...」我語氣平淡的說
瞳聽見我這麼說,迅速的拉著我往她說的那間店面移動。

-茶館-
「迷雅斯?!你確定這是間茶館嗎?」我疑惑的看著瞳,「哈哈...我也不知道耶!」瞳傻笑道,她總是這樣...,但是我已經習慣了...
我輕輕的推開門....
「您好!歡迎光臨,兩位裡面請...」接帶人員親切的領著我們道空桌上坐了下來...,「わぁ...好漂亮的店呀~!」瞳不斷驚呼,不斷說著...
我看了看點單,替自己跟瞳各點了杯綠茶,還有一份"櫻花糕"...

跟幾乎所有人一樣...閑聊著...
「ね-ね-ね-ね...菜奈...,新學期快開始了呢!你有什麼新打算呢?」瞳嘴裡咬著櫻花糕說著,被她這麼一問...我頓時腦中一片空白
我還真的沒有想過...,自己到底是用什麼心態生活的...,日子一天一天過,打從母親死了以後...,我就從未思考過...我的『人生』下一個階段是什麼了...
看著我的表情...,瞳知道"我被她問倒了"...,「讓我先說說我的吧!我想...呵呵...」瞳不斷傻笑著...
但我不想多問...


-開學-
在櫻花綻放的季節裡...,送走了畢業生,也是下一個學期開始前的序曲,現在序曲演奏完畢真正的樂章即將開始...
和每一次的開學一樣,大家進教室總是吵鬧,不斷討論著各自在假期裡發生什麼事,開學得第一天不知到福利社有沒有什麼新貨上架...之類的...
我也跟以前一樣靜靜的坐在我自己的座位上,我依然跟以前以樣安安靜靜的看著我的窗外、聽著手機裡我愛的音樂...沉靜在自我的世界中。

「同學們安靜!」老師走了進來,領著一個新面孔走進教室,叫我們安靜是他固定的口頭禪自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在開學的第一天...大家總是特別願意配合他。
「很好!這學期呢!我們班有一個新來的轉學生...以後大家要跟他好好相處。」老師說完並示意要新同學向同學們說些話...
「大家...初次見面...,我的名字叫作"谷川 恒"請大家多多指教...」那人簡單得做了自我介紹,老師指派他做在我右手邊的空為上...

應該這麼解釋...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左手邊是窗、右邊是教室內部...,除此之外我是一個自小被教育『不要隨便幫助別人的人』,長輩們都說...將來他們都會是『敵人』!
但今天!老師卻要我領"谷川"同學使他能更快進入狀況...

-校園- 「這學校還真小...,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的,我今天已經自己『瀏覽』過一變了...」恒跟在我的身後不斷念著,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在意他說些什麼,因為我只是乖乖直行著大人們交帶給我的『任務』而已。
「えーえーえーえー你有在聽我說話嗎?一邊人看到我都會臉紅心跳的說...,你怎麼冷的跟冰一樣。」恒繞到我的前面說道,說真的恒他的確稱的上是『日系美型男』,但我完全部以為異,因為對我來說他也能只能算是個『普通男性』!
「說些什麼吧!你不要都不說話。」恒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可見他以前一定也用同一招來『獵捕』女孩們的心...;但這招對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在我看來他不過是『一隻將自己偶像化的猴子』我完全部感興趣。 
就這樣一路都是他的聲音...,週圍的人都在關注我們,我深深的感覺到有些眼神還帶著『殺氣』...,但我完全不以為意,我大概猜想得到等一下"可能會有人來到我的座位前拍桌,警告我離恒遠一點!"
不管怎麼樣我都隨意了...,因為我都完全不在意。
就這樣狀態一直都是我一直往前走,而他跟在我的身後不斷的說著話...,狀態一直保持著,直到到了離校舍最遠的長椅旁。
他停了下來,理當帶領他的我也應該停下來,因為如此所以我也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向他...
他走到長椅前坐了下來,並對我示意要我座在他的旁邊空位上,我並沒有順從他旨意坐下,只是看著他...,他見到我的反應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看著我...,我感覺到他在打量我,但那又如何?我早就習慣了,從小就這樣...
「菜奈同學...你喜歡什麼呢?」他看著我語氣相當的溫柔,完全跟剛才歇斯底里的樣子截然不同,但我想這應該又是另外一種把妹招數,所以...我沒有回答他。
「這樣呀!看來...菜奈同學不是很喜歡我...」他看著我自己接了這句話,接著我們之間很安靜...,他沒有在說話,我也不會主動找話題,我們之間...真得很安靜...真的!
我感覺周圍突然變的好安靜,明明操場上滿滿的都是活動著的人,但卻感覺一點聲音也沒有...我們之間相當的"尷尬"。
在這樣尷尬又沉默的氣氛裡他開了口「菜奈同學...其實我... 」這時上課鐘響起,他的聲音完全被鐘聲蓋過...,但是...我還是跟以前一樣覺得無所謂。

回家以後我也沒有多想什麼,只是跟平常一樣...
但也在那之後他開始不跟任何人說話,就算是打燒呼他也完全不願意回應,當然因為他『帥』!所以...他依然評價很高...
當大家都沉浸在『谷川 恒是一個"冰山美男"』的環境裡,卻只有我知道...他其實很『聒噪』

每天早上我都會為了迴避父親而很早就出門到學校了...,每一次的教室門都是我第一個拉開的...,我習慣先把東西放到座位上然後再走到教室的後方陽台吹風,即使冬季也是如此...
都是這樣...望著遠處發呆,同學陸續進教室,接下來瞳就會跑到我身邊幾哩瓜拉...,但是...瞳她戀愛了!當時結結巴巴不願意告訴我的就是...『她要交個男朋友!』
少了瞳...生活難免感覺寂寞,但現在取代瞳的人...就是死都不願跟任何人說話、互動的...『他!谷川 恒!』
每天不是他先到就是我先,每次他看到我的時候總是「菜奈」「菜奈」的叫個不停,總是會一直跟我說「他昨天在哪裡看到什麼、今天早上又怎麼了」...,這樣的行為會一直表現到早上8點前的幾秒鐘


某一週的某一天,我因為身體不舒服而像學校請了假,他居然翹了晨課的時間跑到我家來看我,他一看見我打開門就拉著我的手到屋子裡,且快速的關上門...
我記得那天他表情緊張的看著我,記得...當時我跟他吵了一架,我還把他『請(趕)』出我家,但是隔天我到學校的時後依然看見他帶著微笑歡迎我來到學校...

這樣看似小情侶的生活並沒有維持太久,期中考試週他...恒他從考試的第一天到最後一天,他都沒有出席考試... 直到考試週結束,才從老師的口中得知『恒他因為身體不適,所以...要在家裡休息』據老師的說明似乎...恒他請了無限期的假,要一直到他出現在學校...他的『無限期"病假"』才算結束...
這消息引起班上一陣大騷動,所有的人都不斷追著老師問著關於他的近況、要去哪裡探望他...,當大家都在討論時...只有我還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坐在我前面的瞳轉頭看著我說:「真的沒關係嗎?菜奈...,他可能不會再回來了...」,我眼角稍微撇了一下旁邊的空位,然後對著瞳微笑

回家的路上,我的眼前不斷出現他的畫面...,為什麼呢?我明明是一直覺得他很煩、很吵、很做做...,但是...他不在了我卻感到這麼的難過...
父親示意要我坐下來一起用餐,我放下書包...小心的走到餐桌前,小心的...所有的舉止都是『小心的、輕輕的』
父親一直沒動,我自然也不敢動,這樣不知到過多久...
父親喝了口清酒之後說:「今天事務所裡有個姓"谷川"的業務,急急忙忙闖到我的辦公室跟我說...他的兒子快要不行了,希望...菜奈你去見見他的兒子...」
聽到這裡...我滿腦子混亂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麼反映,父親看著我...接著說:「這是他在被架出辦公室時塞給我的」父親遞了張紙條給我...
但是...我...什麼都不想思考...,我快速的起身像父親行了個禮,抓起書包往房間奔去。

我知道...我都知道...如果他情形不嚴重,他也會克服一切阻撓出現在在我身邊,我的心裡其實很清楚知道自己其實...『喜歡他』,所以...很想他
但是我一直不想面對,自己居然...居然淪陷在自己歸類為『花花公子』的人手上。
正當我的思緒陷入天人交戰的時候,父親輕敲了我的房門,他將那張字條從門縫送入,然後低沉的說:「要記得用晚餐」
父親走遠了,似乎又出門了...。

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了,我整個人哭倒在床上...,這是母親死後,我一次哭的那麼慘,半小時之後...
我慢慢的拾起地板上的字條,什麼都沒有多想的就往字條上面寫得地點奔去。


-醫院-
走到恒的個人病房前,我輕敲了病房門...
病房裡有恒的父母還有躺在病床上的...『恒』,恒的父母恭敬的對我行了禮,並退到一旁,這或許是身分上有些差距離的關係吧!
我也對他們輕輕的回禮...,我慢慢的走到病床邊,恒的母親為我拉了張椅子讓我坐,我看著他蒼白的臉龐,現在的他沒有辦法像平時一樣吵我鬧我,他只能...只能...靜靜的躺著
「他現在雖然不能做太大的反應,但是您可以試著跟恒說說話」恒的母親輕聲的對我說,但是平常都是他找我說話的,一時之間要我先開口,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輕輕的觸摸著恒的臉,我其實有很多話想說,我甚至很想大聲呼叫他,但...我從小接受的教育不容許我這樣,我好掙扎...
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不斷湧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會這樣,從小都被教育『要堅強』、『世上只有敵人沒有朋友』的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

「菜奈...是菜奈嗎...」恒用微弱的聲音呼叫著我的名字,他下意識的為我擦去臉頰上的淚水,但...其實他一點力氣也沒有...,我抓著他的手,我不知道現在我應該要怎麼辦...,只能靜靜的抓著他的手。
「真的是菜奈耶...太好了...」這是最後一句話...,聽他說完,我...顧不了形像的在病房裡面大叫著他的名字...


-喪禮-
恒的喪禮中,除了學校的老師同學來弔念外,還有很多其他學校的人來...
「恒其實...高中念過很多所,都是因為身體沒有辦法負荷,或是嫌棄同學、老師,而拒絕到學校去...,他沒有打算認識任何人,給任何人留下任何印像...,但是...在醫院的時候他卻告訴我...很多關於加里奈小姐妳得很多事」恒的母親斷斷續續的對我說著
我腦袋一片空白,我不想思考,所以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加里奈小姐...這是恒留下的東西,本來我是想要留著...,但我認為這些東西應該交給您」恒的父親遞給我一個盒子,一個很漂亮的盒子...。

回到家之後...,我並沒有馬上打開它...,只是靜靜的發著呆,一直一直發著呆...
父親回來看到這樣的我也沒多說什麼,父親一個人在廚房裡準備著晚餐,這本來是早父親好幾個小時回家的我應該做的事,可是我...什麼都不想做、什麼也不想動...
幾分鐘之後父親端著一碗湯到我的面前知後說:「如果什麼都不想吃的話,就喝點湯吧!」我還是看著窗外發呆著...
「如果想哭的話你就哭吧!」父親說完這句話便起身往飯廳走去,留下我一個人...

我靜靜的打開盒子,裡面有一本日記本,雖說是日記但每一篇都只有日期,直到翻到其中一頁...
上面寫著... ...『今天開學日,認識了一個不會笑的女孩...
她的名字叫作"加里奈 菜奈",雖然是第1天認識,但我都直呼她"菜奈"
她雖然給人感覺雖然冷冰冰的,但是我超級喜歡她(\>口</)』

下一頁...貼著一張"菜奈的照片"附註上寫著... ...『今天說到話了(\>口</)』
應該這麼說,所謂的日記應該是從認識我得第一天才開始的吧!每一篇、每一頁、每一句、每一個字...,都是因為我才寫的!
每天每天都記錄著我...
當我翻到最後一篇時,我的眼淚終於潰堤...上面是這樣寫的... ...『對不起...菜奈...,沒有辦法陪你了...;不准哭(>m<)!看到你哭我會難過...
對不起沒能親口告訴你..."我喜歡你"...』


-1年過去...-
都過1年了我難免會想到他,還是會想哭...
但是我現在流的淚水不是因為"難過",而是"想念"...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情提要:
「大家好!我是詩織!」這原本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介紹詞,但在不知道多久前...
那天,天!正下著滂沱大雨,爸媽竟帶回了一個....與我年紀相仿、身材及五官都幾乎跟我是一模一樣的女孩...。我還深深的記得那天在玄關「她!」還對我笑了一下,當下我差點叫出來...「天呀!連笑容也一模一樣,她...到底是誰!!!!」我內心的吶喊沒有人聽見...
到了客廳---
我正想回房間沉澱一下,爸爸就叫住了我...,當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走到那女孩對面的沙發椅旁...,「有什麼事嗎?」 「嗯!詩織!她是妳的雙胞胎姊姊,她也叫做詩織」爸爸臉上洋溢著笑容說道,「爸!媽!你們確定?!」,當時的心情...應該只能用「五味雜陳」來形容了吧!媽的!哪會有人無聊到把自己的兒女的名字取的一模一樣;你說是不是!至少正常人不會!過媽媽手中的報告,看了好一會兒...我驚叫道:「名字!那名字為什麼又會一模一樣!!!」爸媽沒有回答,沒有人能給我一個確切的回應...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說要在一起過一輩子...
但如今...只要你幸福...,我就沒有遺憾...

時間:2012/01/01 地點:風早大宅

「媽媽...為什麼我們要搬家...哥哥跟爸爸怎麼辦...」「小倖乖!今天起媽媽會保護小倖的...」........
「小倖!」「哥哥!」「不...不要!」....
鈴~~~鈴~~~鈴~~~~
"原來是夢..."「討厭...難得今天放假!卻起來的那麼準時...太瞎了吧!」倖看著鬧鐘,不滿的走到浴室盥洗...

~~~~飯廳~~~
「小姐早!今天起的真早...您今天不是不用上班嗎?怎不多睡一會兒呢?」管家祐也邊拉開椅子邊問
「沒辦法...都醒了!」倖苦笑著...,「這樣呀!小姐今天我幫您準備薰衣草香精,聽說助眠唷!」紫藤替倖到了杯紅茶說道
「嗯...你們也一起吃早餐吧!我不喜歡一個人吃...」倖拿起茶杯說道,「是的小姐!」兩人異口同聲,對作在餐桌兩側...
「打從媽媽走了之後就沒人能跟我同桌吃飯了...,你們都不用太拘束...,餐桌上沒有階級之分,且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所以你們懂得...」倖又再次喝了口紅茶說道
「喔!老天我更的腰都快斷了...站一天了!今天又早起」紫藤拿了片土司說道,「辛苦你們了!因為我什麼家事都不會所以...」倖看著紫藤
「沒關係!小倖...你還好吧!臉色不好看...」紫藤把手貼在倖的額頭上說,倖輕輕的將紫藤的手放下輕聲的說:「放心...我沒事...真的沒事...」
「嗯...好吧!」紫藤一臉擔心...,「好啦!吃早餐啦!在不吃紅茶都要冷了!」祐也微笑說道
「吃吧!」倖點點頭說,「對了有邀請函...又好像是聘書...」祐也自口袋拿出一只信封,「我看看...」倖接過信封拆閱著...

------內文---
"親愛的 風早 倖 小姐
還記我嗎?我是樹里...,我在大學時期多受照顧了!

我想要請你幫個忙...,就是可以利用你的專長來幫助我的先生嗎?

我想我應該可以不用多介紹...,因為...你應該認識他!

所以拜託瞜!"
-----------------------------

「老天呀!這丫頭以為他是誰呀!這個狐狸精!!!搶人家男人,還不要臉的嫁給別人的男人,還敢找你幫忙!」紫藤氣憤的大罵著
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盯著那封信...
「就是呀!倖...我幫你寫信拒絕他吧!」祐也說
倖沒有說話,他拿起桌上的信只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櫻!是我說錯話了嗎?」祐也看著倖離開的背影問道,「沒有吧!」紫藤喝了口茶說道

~~~回想...6年前~~~

「和也今天下課我們去參加祭典活動吧!」倖拉著龜梨的手說
「嗯!就在老地方見吧!6點!」和也微笑回答,倖點點頭:「好的!待會見...」
明明約了六點...但是到了6點30分他沒有出現...
最後是我一個人去...
那是他第一次不守時,也是第一次騙我...,不!我想應該是我到那天才覺醒...在他心理我已經被取代了...
那天我在祭典上看到他跟我自己的朋友樹里在一起,當他看到我的時候...也是拉著樹里就走了...
他連多看我一眼都沒有...
~~~~~~~~~

當日晚上...

想到這倖的眼淚不聽使喚的流下,紅著眼眶...,倖回了通電話給樹里...
接電話的是樹里的先生,也就是當年倖最大的痛...
『您好...樹里已經睡了,可以明天在打嗎?』「這樣呀!請問你是他的誰呢?」 『我是他的先生,請問你是...』「和...和也...」(聲音有點小)『不好意思...,你剛說什麼可以大聲點嗎?』 「沒事...跟他說我他應他的要求...,只要跟他說著個他就知道了...謝謝晚安!」
掛了電話倖撲倒在床上...
他的淚水就像洪水潰堤一般,不斷流著...,只要他想起自己交往7年的男朋友...,竟然就這樣被別人搶走了,且搶走他的竟是自己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他的心裡難過極了!
此時倖的腦沒辦法做太多的思考...,因為『她』...欺騙自己,說好不會搶的卻動手了!且用的方法還是在龜梨和自己面前抹黑...,因而失去...

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整晚...

翌日...

「哇嗚~你們的眼睛...是被打嗎?怎麼熊貓眼這麼重...」倖用手遮住嘴說道
「沒有啦...就擔心你呀...」紫藤害羞的回答,倖微笑的表情說:「所以...你們整晚沒睡?!」
兩人動作一致的點點頭...,「好啦!不用擔心我...,我很好!你們快去休息吧!我也該出門了!」倖微笑說道
「倖...你真的要去嗎?」祐也擔心的看著倖說道
倖深吸一口氣說:「放心我沒事...,幫忙而已呀!沒有什麼...,不用擔心啦!快去休息...」
倖好不容易將兩人半推半拉的請回房間,獨自一人走到停車場...

到了停車場...,倖打開車門...,慢慢的座入車內...
他一個人在空空的停車場中,靜止的汽車裡...安靜的想著...
"倖...真的沒有關係嗎?你真的沒事嗎?"甚至他開始自言自語...
「當然!我沒事...」『騙人你的眼睛都紅了...』「我才沒有呢!我是因為可以看到多年不見的好友才眼紅的...」『騙人!那明明是難過的眼淚的氣味...』「我才沒有呢!」
倖快速的發動車子...往過去他所熟悉的發向前進...一切看起來都是平靜的...

地點:山下大宅

智久拿著小時候的『全家福』靜靜的看著...
「怎麼啦!又再想念倖啦!」優依慢慢的走到智久對面的椅子坐下...
「嗯!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自從媽媽喪禮結束之後就沒有他的消息了...」智久輕經的將相框放回原位,「放心...他一定過得很好...不要擔心了...」優依輕輕的把手放在智久的胸膛上
智久點點頭...,「好啦!去上班吧...快遲到了...」優依輕聲的說...「好...等我回來...」智久輕輕的親了優依的臉頰...

智久走出屋外...優依站在窗邊輕輕的向智久揮手道別...
「我應該要怎麼跟他開口說...倖現在在龜梨的公司上班的事...」優依望著窗外自言自語著...
「媽媽...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小夢拉著優依的衣角一臉擔心的說,「媽媽沒有不舒服...謝謝小夢...,去玩吧!」優依蹲下來摸摸小夢的頭說道(小夢:山下智久曾說過他的小孩名子想叫做Yume(夢;夢想))

地點:龜梨大宅

「討厭我才不要跟那狐狸精同桌吃飯呢!」郁理拍桌抗議...,「噓...郁理...就算給哥哥一個面子嘛...在加上他是妳大嫂耶!」和也輕輕的將手放在郁理的肩上說
「我才不要呢!不管你們今天是新婚夫妻,還是老夫老妻...,我都不會承認他是我們家的人...」郁理氣憤的走出書房用力的甩上門...
「我該怎麼辦...跟家裡的長輩說好要一起吃飯的...,現在郁理又...唉!」和也臉色沉重的望著窗戶發呆...
「怎麼啦~和也又看到你板著一張苦瓜臉了...」樹理輕輕的走進房間,輕聲的說...
「回來啦!沒什麼呀!想公事...你知道最近的那個客戶很難搞得...,那樹理...你一早是到哪裡去啦!」和也收起沉重的表情對著樹理微笑說道
「這樣呀!那不要太累喽!對了!我幫你找了個人來幫妳分擔工作壓力!」樹理微笑說道,「喔~真的嗎?謝謝你樹理...,對方是怎麼樣的人呢?」和也故作忙碌的說...
「和也你停一停嘛!你這樣我怎麼跟你介紹他呀!」樹理撒嬌的說...,「好好...現在可以開始了嗎?」和也停下手邊的事說道
「好的!那要開始瞜!近來吧!」樹理走倒門口請站在門外的人進來...

「倖?!」和也像是被電流電到般自椅子上跳了起來...,「你好...」倖客套的向和也鞠躬問後...,「既然和也...你還記得他呀!那我就不用在多作介紹了...,以後要好好照顧人家呀!他可是我的朋友唷!」樹理笑著說
「嗯!那當然...」和也盯著倖說,「那我先帶倖去公司瞜!和也你要快點唷!」說完樹理就拉著倖往停車場方向跑去
書房又回到了原來的寧靜,和也跌坐回椅子上,他試圖藉由不斷找事做而阻止自己回想過去...,但他越想逃,就越是想...
「對不起...我應該要相信你的...,可是我沒有...那個時候我也是很自責...對不起...」和也摀著面喃喃自語著

~~~~回憶...當年(分手)~~~

「龜梨!龜梨!大新聞!」樹理氣喘吁吁的衝了過來
「這次又怎麼啦...」和也有點不耐煩,「我...我...我現在要跟你說一件事,雖然很難相信,但你還是必須要相信,我覺得倖他跟涼介走得很近...」樹理邊喘邊說道
「他們認識很久啦!聽說是國中時的同學,涼介他是倖的朋友呀!這點我也知道...」和也依舊做著手邊的事沒有太理會他...
「朋友?!你說他們是朋友?!朋友會去一起吃燭光晚餐嗎?還有涼介也有女朋友呀!怎麼會是他們兩個一起呢?」樹理慢慢靠近和也...「你有證據可以說是他們兩個單獨去的嗎?」和也停下手上的事看著樹理
樹理笑了笑,拿出了一個信封袋說:「這裡面是我那天拍的照片...,你可以確認一下...是不是倖跟涼介」....

當時的我看到那些照片我就已經瘋一半了,根本沒有那個思緒去想...那是真的還假的...,沒有多於心思聽他(倖)解釋...
事實真正的真相...是到我要跟樹理結婚的前一個禮拜才無意間在他整理到我家的行李中看到的...

對不起...真的...
~~~~~~~~~~~~~~~~~~~~

「和也少爺...現在要去公司了嗎?」龍也走過來親切的問道...,和也沒有馬上反映...依然發著呆
「少爺...和也少爺...和也少爺...和也少爺...少爺...和也少爺...和也少爺!」龍也越叫越大聲,終於...
「出發吧!他還在等我...」和也起身離開了房間

「和也少爺怎麼啦!臉色不是很好看,嘴裡還念念有詞...」夏美拿著拖把問道,龍也搖搖頭...

大門...

司機下車恭敬幫和也開車門...
「今天我自己去吧!鑰匙給我!」和也說,「是!」司機回應
『我當時一氣之下,就跟他分手了...,後來沒多久我就對外發不我要跟樹理結婚的消息...,我這樣算是太莽撞了嗎?』和也在他的高級房車上想著

時間:上午10:30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

「倖!你就不要見外了...把這裡當作是你的地方,來這是你以後工作的地方...」樹理興奮的拉著倖認識環境,倖靜靜的跟在樹理身後...
這時郁理迎面走來...「啊!郁理(>w<)...是郁理耶!倖我跟你說唷!他是和也的妹妹唷!我們去跟他打聲招呼吧!」樹理拉著倖的手往郁理的方向衝了過去...
郁理看到自己的『大嫂』又再次以高速朝他奔馳過來...他心裡念著:"這次又怎麼了...那女人怎老那麼閒呀!"
「郁理!我跟你介紹...這是風早 倖,上次我有提過要找人來幫忙和也就是她!」樹理興奮的向郁理介紹著
「嗯...」郁理敷衍的隨便回應,"我還以為什麼事呢!原來是那件無聊事..."郁理心裡想著
「不要低著頭嘛!他人長得很漂亮,且真的很有能力...,所以郁理!把你的頭抬起來!真是沒禮貌...」樹理伸手將郁理抬起...,郁理不斷反抗...
「算了啦...不要勉強她了...,不是要帶我去我工作的辦公室嗎?」倖制止樹理說道,「怎麼可以呢!雙眼直視對方這可是基本禮貌耶!」樹理仍然十分堅持郁理應該『抬頭問好』這點...
"奇怪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呀!不怎麼可能...是哥哥對不起她...,她不會再出現的..."郁理心裡想著,仍然持續反抗著...

僵持了一個小時後...

「夫人...總裁要你趕快把人帶到辦公室去...」龍也走到離樹理一公尺的位置說道...,「好吧!下次一定要讓郁理你,好好跟倖打招呼!走了倖!」樹理繼續拉著倖往前走...

地點:和也辦公室

「我應該要怎麼面對她...過去是我的錯...」和也面對著窗戶口中喃喃道
「總裁...夫人和風早小姐到了...」龍也對和也鞠躬說道,「和也!我跟你說唷!我剛才...」「出去...我現在很忙...」和也打斷了樹理說話,這舉動讓樹理有點不太高興,一個轉身走出辦公室用力甩上門
「風早小姐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和也背對大家說道「是!」龍也和眾人回答
所有人都離開辦公室之後...,和也轉過身慢慢朝倖走近...「最近好嗎?」倖輕聲問道,和也停在倖的正前方之後回答:「我過得很痛苦...」
倖慢慢抬起頭,他的眼睛看著和也的眼睛說:「你...壓力很大吧!看你氣色不好...」「是呀!從你離開我之後...突然就有一堆是找上我...」和也也看著倖的眼睛回答
倖的眼眶微微泛著淚光,她刻意的把頭撇開...怕被看見...,突然氣氛變得很沉重,變得很安靜...
「對不起...當時我應該要相信你的...」和也輕輕的遞出一張面紙,「不是你的錯...是我當時沒解釋清楚...,讓你誤會...」倖輕輕的接過那張面紙
「不!是我當時被嫉妒心衝昏頭...,根本無心聽你解釋,所以是我不對...」和也接著說,倖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低著頭不發一語 「倖...你還愛我嗎?還喜歡我嗎?」和也問道,聽到這句話倖慢慢的抬起頭,她回答:「依然...」,和也走向前抱住了倖...,「但是...我們還回的去嗎?」倖輕輕的挪開和也的手問道
和也點點頭之後說:「會的...」

時間:凌晨1點 地點:山下宅邸

「你說什麼?!倖跟龜梨和也一家再次來往了?!」智久情緒激動自沙發上跳起來...,「你冷靜點...或許這也不完全是壞事...」優依不斷試著安撫他...
「不是壞事?!我才不管事什麼原因總之那家和就是不能再跟倖有任何來往!我必須去找他說清楚...」智久抓起桌上的車鑰匙準備到龜梨家理論...
「你給我冷靜點!!!」這是優依第一次對智久大吼,智久轉身走向優依...,「你要相信倖...她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優依接著說...,「我是擔心她再次受傷...」智久小聲的說,「我知道...」優依將手輕輕的搭在智久的肩上...

時間:翌日早上10點 地點:Moon’s咖啡廳

「你說什麼?!樹理請你去Yagami Enterprise Co., Ltd.上班?!」涼介驚訝的叫著,「噓...小聲點」晴野小聲的對涼介說,「喔…抱歉…」涼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那倖你答應了嗎?」晴野問,倖點了點頭,「為什麼...龜梨那傢伙有同意嗎?」涼介接著問道,倖頭了點頭之後說:「是呀!他沒反對...他要我今天早上準時打卡上班...」「咦?!這麼說的話你今天不就是沒去了嗎?你從一早就跟我們在一起…不是嗎?」晴野喝了口冰咖啡說道
「嗯...我晚點再去吧...如果因為這樣而再次被他驅逐…我也認了…」倖喝了口咖啡說道

這時倖的手機響起…他輕輕的從口袋中摸出…

「是誰打的呢?」涼介吃了口草莓蛋糕說,「對不起...我接個電話...」倖沒有回答涼介只是拿著手機走到門口接電話...
「空...你覺得...會是龜梨在找他嗎?」涼介看著手中的咖啡問道,「不清楚...但我覺得應該不是...」晴野望著門口的倖說...
「我想也是!他都那麼久沒出現在公司...,現在才開始找有點嫌太晚...」涼介說

「喂...發生什麼是了嗎?祐也...」『啊...是...是...』「你慢慢說嘛!你這樣我會緊張...」『唉呀!就是智久少爺殺到家裡來說要找你...,所以...快回來好嗎?』
「我... ... 」倖沉默了幾秒之後又說:「把電話掛掉...,請他回他家等我...,告訴他晚點我會親自去找他...」,這句話一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走進了店裡...

「誰打的電話呀!」晴野問道,「啊...沒什麼,家裡打來的...」倖喝了口已經冷掉的咖啡說道
「家裡...發生什麼是了嗎?」涼介睜大眼睛問道,「沒事...我該去上班了...下次有時間在聚聚吧!」倖拎起沙發椅上的包包離開...

地點:赤西宅

「樹理...你今天怎麼板著張臉呢?且出來麼久龜梨那個白痴知道嗎?」仁遞了一杯水給樹理,「他才不用知道呢!且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他不是『白痴』!」樹理過仁手上的水杯說道
「哈!是這樣嗎?他要不是相信你當年的鬼話...怎麼可能離開倖呢?我真難以置信他居然相信了?!要是我才不會相信你呢!」說完仁拍桌狂笑
樹理黑著臉喝了口水之後說:「那能怪我嗎!要怪就怪他愛的太多了...,且哥!你也不要忘記...要不是他相信我說的鬼話,還娶了我...你今天還在做苦力,哪有機會進辦公室呢?」
樹理走出了赤西宅大門,仁用力的垂了一下桌子大吼著「去你的!赤西樹理!!你以後不管遇到什麼都別想要我幫你!」(因為樹理是赤西仁的妹妹所以本姓赤西)

「發生什麼是啦!我剛看到龜梨家的車...是樹理回來了嗎?」自市場買東西回來的悠希問道,仁沒有回應只是用力的瞪著桌上的水杯,「怎麼啦!發生什麼是啦!」悠希將手輕輕搭在仁的肩上問
「沒事...放心...我沒事...」仁將手輕輕的疊在悠希的手上說,「這樣呀!有事一定要告訴我唷!」悠希微笑著,仁點點頭
「那我要去忙瞜!」「好!去吧!晚餐見...」仁微笑對悠希說
仁看著悠希的背影心裡想著:"悠希對不起...我這次說什麼都不能告訴你...,你能接受一個為了把你從別人身邊搶走,而與自己的妹妹一起做了那種事...,只為搶奪我們各自想得到的東西,而把你和他分開...,也把你跟風早的友情拆了...就為了『想要得到』所以...,你會原諒我嗎?"

晚餐時間...

仁拿著碗看著悠希心裡想著"告訴他吧!即使失去我也不怕...因為我坦白了!" "但是...我卻...我真的很害怕...怎麼辦..."仁的內心兩種聲音不斷爭吵著
悠希注意到仁的臉部表情愈來愈僵,臉色越來越白...,悠希靜靜的走到仁的身後,靠近他的耳朵說:「相信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愛你...」聽完這句話仁的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

「總裁...赤西少爺來了...」龍也恭敬的說道,"又來了!樹理那凶神惡煞的兄長..."和也心理想著,「請他進來...」和也說
「是!赤西少爺...您可以進來了...」龍也走出辦公室說道,龍也將仁領進了辦公室...
「有什麼事嗎?」和也問道,仁沒有說話只是對和也使了個眼色,「龍也...你先出去吧!我跟赤西社長有事要談」和也喝了口水說,「是!」龍也回答
龍也走出了辦公室,輕輕的關上了門...
「現在可以說了吧!說吧!今天需要什麼...還是要我做什麼...」和也走向窗戶背對仁說道,「對不起...」仁小聲的說道,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
「什麼?!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和也依然背對赤西,仁吸了口氣之後說:「對不起...我知道我根我的妹妹做錯了事,深深的傷害了你...,但請不要...」「閉嘴!我叫你閉嘴...,你們毀了我的一生,還要我原諒你們...,告訴你...我那深可見骨的傷口雖已癒合,但是那條又大又長的疤痕,絕不會因為一句對不起,而消失...」和也氣憤的大吼著...
「我知道所以我才...」「夠了!出去!龍也,赤西社長要回去了!」「是...;少爺我們這邊請...」「和也聽我解釋...我...」「龍也!送客!」和也大吼著...

地點:山下宅

「倖...你懂你現在在做什麼嗎?」山下看著倖問道
倖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低著頭...,「我在問你話!你要回答我呀!」智久稍微提高音調
倖依然沒有回應,「我在跟你說話!倖!回答我!」智久越問情緒越是激動...,但是倖依然還是低著頭,「快說!!」智久用力拍桌大吼著
「智久你冷靜點...你這樣一直問一直問...,你是要他說什麼呢?我們靜靜的聽倖說嘛!等他整理完思緒自然就會說了...」坐在一旁的優依努力安撫智久的情緒
過了不知道多久倖終於開口了...
「不用擔心...我知道現在應該要做什麼!所以...你不用擔心,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是請相信我,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懂得怎麼保護自己...」倖一說完就拎著包包走向大門
「倖...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在走吧!」優依輕聲對倖說道...,「不用!」姓一說完便打開門,開車離去...
「我的天呀!倖他真的懂自己在做什麼嗎?」智久摀著面大叫著...,「爸爸...我相信...相信姑姑是懂的...」小夢從房間跑到智久的身邊,他輕輕的將小手放在智久的大腿上用著童言童語說著...
「是嗎...,好吧!我們吃飯去吧!」智久用著溫柔的口氣對自己的孩子說著

曾經說要在一起過一輩子...
但如今...只要你幸福...,我就沒有遺憾...

時間:2012/06/30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私立醫院

這天樹理來到醫院拿他好幾個月以前做的身體檢查表...,事實上這份報告早在年初就已經出來了...
「什麼?!這不可能!醫生我的生活規律,不菸也不酒...怎麼可能會...」樹理情緒相當激動的叫著
「請您冷靜點...現代是可以控制的,只要經過治療,也有可能痊癒...」「問題不在此...,我美麗的人生都還沒享受到...我現在才20出頭而已...,就要我每天跑醫院!?這樣對嗎?」樹理機動的打斷醫生的話
「但依您現在的狀況,不接受治療會...」「醫生...我是不是...活不久了...」樹理再次打斷醫生的話...,「這...」「醫生!!!」樹理無助的大叫著...
醫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回答:「是的...,這是年初的報告...,根據上面的描述...您恐怕只剩下下半年了...」
樹理聽完醫生的話差點沒昏倒,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停車場...,他無力的看著天空中的雲心裡想著...『我這麼努力爭取...究竟得到什麼了呢?』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

各大董事們齊聚一堂,開著重大會議...
「這次的投資相當重要,關係著公司的存亡」「是呀!沒錯...所以這次只能保證賺大錢...」「所以我推薦Green Bank推出的這份投資...」「不對!我覺得這個比較好...」「不...不...不!這個好...」董事們不斷發表意見,差點打起來
這時樹理衝進辦公室...用力的打開了大門,不顧龍也的阻擋近了辦公室...,「好啦!各位董事們你們的意見我會採納...,請相信我...知道應該怎麼做,所以今天就到此吧!樓下被有茶點...請各位下樓享用...」和也說道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辦公室又再次恢復以往的安靜...
「和也!倖可以借我一下嗎?我想跟他說說話」樹理率先打破沉默,和也點點頭...

到了公司裡的一處落地窗前...

「怎麼啦!看你臉色不怎麼好看耶...,樹理你是發生什麼是了嗎?」倖盯著樹理蒼白的臉說道
沉默了許久樹裡終於開口:「倖...你會恨我嗎?」,面對樹理突然這麼問...,一時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就這樣沉默了好久...,倖把樹理的頭輕輕的放在肩膀上之後說:「沒事的什麼是都能根我說,我都會聽的...」,樹理抱著倖...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對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
「沒關係...事情都過去了,樹理不要哭了...」倖輕聲安慰著樹理,「嗚...倖~~對不起...」樹理依然感到相當自責,他後悔當時他為什麼要做那樣的事...
「乖乖...沒事的...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嗎?」倖輕拍著樹理的背,輕聲問道
樹理擦了擦臉上的眼淚說:「沒事了...我只是...沒事...,去忙吧!」「真的嗎?」倖擔心的問道
樹理點點頭...

倖走遠之後,留下了樹理一個人...,他一個人望著窗外...自言自語著...
「我不能告訴他也不能告訴倖...,要不然我就沒辦法將我搶過來的東西好無損傷的還給倖了...,是我不對...,我不希望倖內疚...」
「是該跟和也分開的時候了...,是我對不起所有人...」

時間:下午13:30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

倖跟和也正認真研究各大董事提出的大小投資案...
「我覺得『Green Bank』的投資案不錯!有機會賺錢,解決公司目前危機」倖看著專案資料夾說
「但是...這個案子,我以前也投資過,賠了十幾萬...」和也接過資料夾說道,「和也...相信我...這次一定會賺錢!」倖自信滿滿的看著和也
看著倖自信的微笑,和也不禁笑了出來...,「怎麼啦?!」倖疑惑的問道,「沒事...就依你說的吧!」和也微笑說道
「討厭...那我去準備一下...」倖搶過和也手中的資料夾
倖走出門,看到樹理迎面走過來...,倖也沒多想什麼就回自己的秘書室去了...

樹理輕輕的推開大門,他沒有像以前一樣用力甩開門,他慢慢的走到和也面前...,輕輕放下手上資料,樹理現在做的事都違背著她已往的作風...
和也看著樹理問道:「怎麼啦?」「沒事...幫我在這裡簽名、蓋手指印就好了...」樹理輕聲回應著
「這是什麼...」正當和也想要翻閱一下時,樹理搶過文件之後說:「拜託你...不要多問什麼、多看什麼...,簽名、蓋個指印就好」
和也心想『隨便他吧!花錢的事就付錢...,道義上的事就包些錢...,也沒什麼...』,和也沒有多想...就簽了名也蓋了指印...

那天起樹理變得很安靜,不在像以前那麼活潑(?)
話變少了...到公司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出門時也不再要求東要求西...
樹理現在...都待在家...安安分分的待在家...

「和也...你跟樹裡吵架了嗎?」「沒有...」「那我最近怎麼...很少看到樹理呢?」「...不知道」倖一邊打報告一邊問正在看企劃案的和也,兩人邊忙邊聊著天...
鈴~鈴~鈴~(電話響起)
「你好這裡是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請問有什麼是嗎?」『你是倖嗎?方便出來談談嗎?』「不好意思...請問你是...」『我是赤西仁...方便嗎?』「這...」『這樣呀...是不方便嗎?』這時和也搶過倖手中的電話...
「喂...你哪位!我秘書是隨便讓你找的嗎!!」說完和也就將電話掛斷了...
和也走到倖的身邊,輕聲在她耳邊說道:「不要在意他...因為他是個無聊人」
倖用著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他...,「沒事了...忙你的吧!倖...」和也溫柔的說

時間:翌日下午3點 地點:Moon’s咖啡廳

「倖...怎麼都不說話」祐也咬著棉花糖問道,「是呀!小倖怎麼的呢?」櫻問道...
倖不發一語...手中緊握著空杯...
櫻跟祐也互看了一下,準備要再次開口時…
「你們兩個,去幫我調查一件事!查出來…我就給你們兩週的假期…」倖看著手中的空杯說道
「真的嗎?是什麼是呢!沒有什麼事是我手越祐也查不到的!」祐也興奮的說道,「是呀!不管任何事,只要小倖你開口我們一定做到」櫻接著說道
「真的?!」倖抬起頭來看著他們說…
「嗯嗯嗯!那當然瞜!」紫藤興奮的說著,一旁的祐也猛點頭…
「很好!那你們去查察樹理他為什麼突然有這麼大的轉變…」倖放下手中的杯子說道
「什麼?!調查著個?!倖...你也知道他是一個奇怪的女人呀!或許這是為了吸引注龜梨那人的目光吧!」紫藤拍桌說道
「是呀!倖…,YA~太好了放假~」祐也邊吃著蛋糕上的奶油邊說
「所以…你們是不去瞜!」倖對著兩人微笑著…
「我…我們知道了…,會去查的…」兩人結結巴巴的回答
「很好這樣才對嘛!」倖拿起桌上的小糕點說道

時間:2012/10/30 地點:龜梨和也宅邸

鈴鈴鈴~~鈴鈴鈴~~~(電話響起...)
「是!會的...我會轉告少爺的...,是!好的...」夏美掛斷電話,往和也的書房走去...
夏美敲了敲房門...「請進...」門內和也回應著...,龍也打開了門...
「剛才...老爺打電話來,他問您跟小姐什麼時候要回去...,還有他想見見少奶奶...」夏美結結巴巴的說...
「這樣呀!我知道了...夏美你去忙吧!」和也微笑說道,「是...」夏美走出了房門,「龍也你去陪陪夏美吧!」和也看著龍也說道,「是...」龍也回應
兩人離開了書房,關上了門...

「接下來呢?你要怎麼做...,那女人現在哪都不去...」郁理玩著頭髮說道
「放心...我有我的方法,郁理你不用擔心...」和也微笑說道
「喂-我的大少爺呀!你應該知道,只要那老頭提出了要求,只要沒做到他滿意...,他可是會殺過來的!!!」郁理拍桌說道
「我知道...我認是他,比你久...,我剛不是說了嗎?我有辦法...」和也邊看著電腦邊說
「什麼方法?!找倖代打嗎?!那不是好方法吧!」郁理看著和也說道
「當然不是...我知道怎麼做...,郁理你就去忙你的吧!」和也看著郁理說

地點:龜梨和也宅邸-樹理的房間

房間理一片凌亂...,因為對現在的樹理而言,把自己簡單的整理好就夠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樹理...你一定要加油,一定要在自己死掉之前...,把搶來的東西物歸原主」樹理自言自語著
這時和也打開了房門,門有些打不開...,費了好一番工夫才進入...
「為什麼不整理一下呢?」和也看著凌亂的房間說道
樹理不發一語低著頭,「我是不清楚你是怎麼了...,總之把你自己打扮一下、整理一下吧!我爸他說要見你...」和也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

時間:當日晚上8點整 地點:龜梨祖厝(宅)

叮咚~(門鈴響起)
出來應門的是和也的母親... 「歡迎回來...」母親微笑看著和也,「媽媽~~~郁理想死媽媽了!!」郁理飛撲到母親的懷中,「這樣呀...媽媽也是想死郁理了,沒想到我的丫頭已經長這麼漂亮啦!」母親摸著郁理的頭說
「咦?!這位是...」和也的母親注意到一直走在後面的樹理
「喔...媽!他是...」「我是和也的朋友,我叫赤西樹理...」樹理打斷了郁理的話...
四人經過了玄關,走到了飯廳...

「呵呵!回來啦!咦...這位是...」和也父親問道,「他是和也的朋友...」母親回答
「伯父你好...,我是和也的朋友,我叫赤西樹理...」樹理微笑說道,「呵呵!歡迎呀!快來吃飯吧...,菜都涼了...」和也父親笑著說
「對了!和也...我聽夏美說你結婚了!什麼時候要帶回家讓老爸看看呢?」聽到自己的爸爸突然這樣問,和也差點被味增湯嗆到...
「真是的...,你就是性子這麼急,你讓孩子好好把飯吃完嘛!」和也母親輕拍著和也的背說道
「這怎麼行呢!這是一件大事耶!!!和也快回應爸爸...」父親拍桌說道
和也對郁理使了使眼色...,「那個...爸!我想是夏美第一次接到你打的電話,太緊張...,一時說錯話吧!哥哥他是"快要"結婚了,不是結婚了...」郁理看著父親回應著
「是呀!和也的未婚妻今天有事,特別交代我這個兒時玩伴一定要來,他還說...,如果有什麼不禮貌的地方...,他很抱歉!」樹理接著說道
「喔~是這樣嗎?哈哈!臭小子!看來你將來的老婆是一個設想周全的人呢!」和也父親看著和也說道

晚餐結束之後...

「他又怎麼了!有病嗎他?」郁理小聲抱怨著...
「誰知道呀!總之父母這關是低空飛過...算次平安過關了!」和也看著郁理說道
「你們在做什麼呀!嘀嘀咕咕的...,快過來吃水果啦!」和也媽媽嚷著...
這時樹理從包包裡拿出了手機之後說:「我還有是...,先走了...」,「好的!慢走呀!」和也母親微笑說道

時間:三個月後... 地點:風早宅邸

「什麼?!查了將近三個月了還查不出原因...」倖有些激動的說
「小倖...你相冷靜點嘛...」紫藤說道,「是呀!倖喝杯水吧!」祐也是著遞出水杯
倖接過之後說...:「去問問赤西仁吧!或許他知道什麼...」
「是...」兩人齊聲回答,準備往門口走去...
「等等...,你們明天在去吧!我想你們也累了...,還有...抱歉!我剛才失態了...」倖看著兩人說道
「沒關係的!小倖...」紫藤微笑說道,一旁的祐也猛點頭...
「謝謝你們...,快去休息吧!」倖微笑說道,「嗯!小倖也要早點睡唷...」紫藤拉著祐也朝房間方向奔去...
「嗯!晚安...」倖說

時間:翌日上午10點整 地點:赤西宅邸

門鈴響起...
「來了!來了!會是誰呢?」悠希邊走向玄關口中邊念著
悠希打開了房門,看到倖跟他家的家僕...櫻跟祐也三人,之後大吼著:「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這不歡迎你們...請回吧!」
正當悠希要將門關上時...
「仁...他在哪裡!」倖抓住了悠希的手問道,「我聽不懂你再說什麼!你們有錢人都是這樣欺負人的嗎?」悠希用力甩開了倖的手...並用力的栓上了大門!!!
「這女人真是的!他還真的事相信赤西那傢伙當年的鬼話嗎?」祐也有點不悅的說道,「是呀!不是跟他解釋過了嗎!」櫻附和道...
倖看著深鎖的大門...過了很久才開口說...「悠希說的話你們也聽到了吧!我想他跟仁應該是每天都承受著無情的壓榨,稍不順主人的意,現在所擁有的東西都會消失的...」
「壓力?!什麼壓力呀!」櫻和祐也很有默契的齊聲問道
「沒事...我們回家吧!」倖微笑看著他們說道...,「倖...倖....不要調我們胃口啦...」祐也邊走邊吵著...
倖依然不說話...,依舊以微笑應對...

大門內...
「倖...對不起...我不應該對你那麼兇的...,可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真的!我跟仁其實過的很辛苦...」悠希一個人蹲在大門前小聲念著...

時間:下午3點 地點:Moon’s咖啡廳

「什麼?!你去找赤西仁?!」空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倖,涼介差一點被嗆到...
「是呀!但是沒有找到人...,但是見到了悠希...」倖看著涼介說,涼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手中的杯子...
「沒錯!而且還對我們超兇的啦!」祐也附和道,身旁的櫻也是猛點頭
「悠希...他還好吧!」空小聲問道...,「唉呀!我想是不用太擔心!看!他還能兇我們呢!」櫻拍桌說道
現場陷入一片寂靜...,靜的好像一根頭髮掉落都可以清晰聽見迴響...
「我說錯話了嗎?」櫻小聲問著身旁的祐也,祐也輕拍著櫻了手背表是安撫...
「櫻...祐也你們就先回去吧!我有事...,你們不方便聽...」倖輕輕的對兩人史了使眼色...,「好的...」兩人離開了座位

「悠希...他的生活應該不好過吧!」空看著涼介說道,「是呀!畢竟樹理那女人只顧自己利益...,什麼是都做的出來,就算要他大義滅親也行!」涼介看著手中的茶杯說道
倖輕輕的旋轉著說上的水杯之後說:「沒事的...,悠希他一直都是很堅強的...,己使在受傷也能在逆境中重新爬起...,但也因為如此才叫人擔心...」
又再次安靜了... ...

時間:翌日下午5點 地點:龜梨大宅邸-大廳

「樹理...你可以告訴我那天晚上你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要騙爸跟媽!」和也看著樹理問道
樹理低著頭...過了不知道多久才開口:「我沒有騙他們呀!我們早就已經沒有夫妻關係了!」,「樹理...你再跟我開玩笑嗎?我們...」「我們真的已經沒有那種關係了!」樹理打斷了和也說話,並從隨身包包中拿出那天遮遮掩掩,要和也簽名的..."文件"
「為什麼你...」「和也...我們曾經約定過吧!你不會管我決定什麼,做什麼的...,所以這次也請你別管!」樹理再次打斷了和也說話...
「但是離婚這件事!要成立也要有理由的...,這件事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你當時處心積慮的騙我娶你,今天卻是這樣就想結束了!」和也激動的抓住樹理的手
樹理用力的甩開和也的手冷冷的說道:「"我處心積慮的騙你娶我"?!別傻了!我當時就是知道你那麼傻,才騙你的...,沒想道你還真的這麼好騙...,輕易的就道手了!怎麼需要"處心積慮"呢?」
和也激動得差點要出手打樹理,但是他沒這麼做和也收起了部分情緒之後說:「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樹理轉身離去...就這樣再也沒有出現在任何人的面前了!

時間:樹理離開之後的第2年... 地點: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

「結果樹理他是因為生病不想擔誤你才走的是嗎?」倖輕聲對著和也說
「是呀!但樹理的出現教會了我一件事...」和也看著倖說道,倖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和也
和也看著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咦?!」倖看道和也的反應更加的疑惑了,滿腦子問號...
「哈!抱歉...他教會了我要"好好珍惜眼前擁有的"所以...」和也只把話說了一半,「所以什麼?」倖歪著頭問道
「沒事...倖去忙吧!」和也輕拍了一下倖的肩膀說道...,「哼!討厭你又倒我胃口...」倖小聲抱怨道
「倖!規劃個旅遊活動吧!」和也背對倖說道,「員工旅遊嗎?」倖問道,「不是...事只邀請好友跟家人參加的活動...」和也看著窗外說道
「我明白了...,近期內會規劃完成的,那邀請名單呢?」倖看著和也問道,「邀請名單你不用擔心...,我會親自列名單,讓龍也他們去處理邀請函的!」
「好的!那是...要國內還是國外呢?需不需要訂機票呢?」倖看著和也問道,「一切都讓你決定吧!總之近期之內我要看到企劃案...」和也轉過身看著倖說道,「我明白了!安排去北海道3日行怎麼樣...?」倖回答「嗯!那就去北海道吧!」和也微笑回應

當天下午...邀請

風早宅邸

「真的嗎?我們也可以去嗎?」祐也興奮的看著倖,「是呀!你跟櫻結婚到現在都還沒有去度過蜜月,這次就當補償你們吧!」倖微笑看著祐也跟櫻
「ya~」兩人擊掌歡呼著...

Yagami Enterprise Co., Ltd.總裁辦公室

「總裁...你確定只邀請名單上的這些人嗎?」龍也看著和也問道,「是呀!只邀請名單上的那些人...,希望在出發前的前兩周全不完成邀請」和也看著手中文件說道
「好的!我馬上去...」龍也說完往門口走去...,這時和也叫住了龍也:「你跟夏美也一起去吧!畢竟你們也為我付出了不少,辛苦你們了!」,龍也沒有多做回應指事點點頭...

赤西家

門鈴響起...「來了...這次又是誰呢?」悠希前來應門...,悠希一打開門看到了倖,馬上又想關上門,倖伸出手抵住了門...
「我不是說這理不歡迎你了嗎?」悠希大叫著,倖沒有說話只是遞出了邀請函,「你不用在那裡演戲給我看!你來幾次都一樣我也不會去的!」悠希大聲回應著
倖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悠希,「你走呀!難道你還要來剝削我嗎?」悠希大聲吼著,這時倖抱住了悠希小聲的說...:「赤西...他不在了吧!獨自承受著那種痛苦你一定很難過吧!」
「對...對不...對不起...」悠希含著淚回應著,「不要難過...你不會失去一切的...」倖輕輕拍著悠希的背...

山下宅

電話響起...「你好!這裡是山下家,請問您是...」優依接起了電話...
「龜梨?!」優依十分驚訝...,因為和也從不主動打電話到山下家的,「嗯!方便來幫我開門嗎?我有事找你跟智久」說完和也就把電話掛斷了,優依掛了電話門鈴隨即響起...
「我去開門...」小夢興奮的跑向玄關開門,「哇~是和也叔叔耶!來找爸爸媽媽的嗎?」小夢興奮的問著,和也微笑看著前來應門的小孩...
小夢拉著和也的手走到了客廳,「爸爸!和也叔叔說要找你XD」小夢看著智久說著,「嗯!小夢真乖...,去玩吧!」智久摸著小夢的頭...
孩子離開之後...
「好了!快說吧!你來做什麼?」智久看向和也直問著,和也從西裝口袋中拿出了一個信封之後說道:「我知道我們先前有點誤會...,但希望你能出席...」和也起身準備離開...
「我送你...」優依說道,「不需要!龜梨和也你把東西收走!我們是不會去的!」智久大聲吼著,和也直直走向玄關離開山下家...

和也走了之後...
「你不要那麼兇嘛!人家來家理畢竟也是客人呀!」優依努力安撫智久的情緒,「客人?!我們家誰都歡迎就是不歡迎他!」智久大聲回應著...
「爸爸...不要生氣啦!你就去參加吧!小夢也想去!」小夢手拿著和也剛才放在中上的信封撒嬌的說,「好吧!既然小夢想去...」智久微笑看著,優依靜靜的看著這對父子...

山田家

「咦?!有信耶!是什麼呀...」涼介好奇的拆閱著...
「啊!這是...哼哼(^^)我一定會去的」涼介自言自語道,「不是拿報紙嗎?怎麼拿著麼久呀!」空從窗戶叫著,「喔~來了...」涼介微笑的跑進屋內

時間:旅遊第3日 地點:北海道函館

天空飄下晶瑩雪白的細雪...,「好美...」倖看著天空說,「是呀!就跟你一樣...」和也仰頭看著天空,倖看著和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嗯?!怎麼了嗎?」和也看向倖輕聲問道,「沒...沒...沒事...」倖害羞的把臉瞥向一邊,「嫁給我!」和也看著性微笑說道,「什麼?!我...」倖不知所措的看著身旁的其他人
「答應我...嫁給我好嗎?」和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我...」倖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就答應他吧!」郁理在旁邊起鬨道,「沒錯答應他吧!」悠希也附和,「小倖...你就答應他吧!」智久看著倖說道
「我...」倖脹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嫁給我吧!倖...」和也深情款款的看著倖...,就這樣在重人的起鬨下...倖終於答應了...
和也興奮的抱起倖轉了好幾圈...

「太好了!仁...你看到了嗎?我們把過去的遺憾都彌補了...,我現在最大的遺憾...就是...你不在我的身邊了!」悠希看著開心打著雪仗的大家心裡想著 「悠希阿姨...」小夢微笑看著悠希...,「怎麼啦!」悠希蹲下來摸著小夢的頭,「那邊的叔叔要我拿這個給你...」小夢手指著遠處的一個人... 「仁?!」悠希激動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慢慢的走向悠希,他!站在悠希的面前輕聲問道:「我回來了...你還好嗎?」 「赤西?!赤西仁...」眾人都瞪大了眼睛,就在大家都還搞不清楚的時候和也突然笑了出來...,「雖然不是很喜歡他,但我怎麼可以讓我的理財顧問就這樣死了呢!那樣我會賠死的!」和也笑著說 「和也你...」倖看著和也,「是呀!我有聽你的話...我要醫院裡的醫療團隊死也要把赤西那傢伙醫活!」和也看著倖說道 「太好了!你還在...」悠希激動的留下了眼淚,「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赤西擁著悠希輕聲說道
「大家好~郁理!」眾人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宏光?!他不是消失很久了嗎?」眾人驚呼道
「郁理...去吧!」和也看著郁理小聲說道...,「那個我...」郁理脹紅著臉...,「快去吧!」倖輕輕的推了一下郁理,眾人也自動讓出了一條路給郁理
郁理愣了一下...,不知所措的看著倖...「去吧!」倖輕輕的示意著,郁理點了點頭之後奔向宏光的懷抱...
他們是大學時代的班對,但畢業之後就完全失聯了...在過好久的今天...再次相遇了!
「我好想你...你去哪了...」郁理含著淚說道,「對不起...郁理我也很想你...,這些日子...我沒有一刻是不想你的...」宏光伸出手幫郁理擦去淚水...

時間:2014/5/20 地點:Holy matrimony教堂

「快幫我看看領帶有沒有歪掉!」和也緊張的對同樣是新郎身分的宏光說道,「沒有...那我的呢?」宏光同樣問道,「沒有...」和也回答
「兩位時間差不多多瞜!」悠希跟仁在門口提醒道,「該上場了...」「是呀!」兩人開了門走出了準備室...
結婚進行曲響起...兩對幸福的情侶在這裡完成了永恆的約定...

~~~~~~~~完~~~~~~~~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とは何ですか?」
登場人物:
【龜梨 和也 X 風早 倖】
【上田 龍也 X 西川 紅】
【山田 涼介 X 晴野 空】

伊奈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